Skip to content

修持開示

離塵除障正修之法(二)


智敏慧華上師教育基金會

2024/06/12

「毘盧七支坐」準備

  毘盧七支坐,即坐中須注意之七項重點︰

一、跏趺坐

  單跏趺或是雙跏趺皆可。通常是由單盤開始,再逐漸進入雙盤。跏趺坐能令身體穩固而持久,尤其是雙跏趺,身體四平八穩,使身形不散。

  初修者,座後墊子加高二、三吋,能令氣息平順;修久了,可依本身的舒適度而調整高低。

  坐定後,手結「法界定印」,安住於本來不動的法界體性上。世間萬物雖有種種變動,自性本體卻究竟不動;一切現象,皆由絕待不動的本體所現之動靜二相而已。既結此定印,當不再為一切塵相之動靜所迷。

  法界定印︰以左手置右手上,掌心向上。左手表水,右手表火;以水制火,以平息眾生心中熱惱。左右拇指輕輕相觸,以交流體內左右氣息;兩手拇指輕觸,以達鬆境。身體緊張,引致呼吸急促,氣血流通也隨之緊促;因身心互為表裡,全身放鬆,呼吸自然細長深遠,氣血亦隨之舒緩,則心易安住。

二、兩肩平正

  兩肩不可一高一低或歪斜,致脊骨左右前後彎曲。脊骨挺直,有如疊錢,由下直疊而上。

  平日如已習於彎腰,則須在牆邊或門邊時時練習——自尾椎、腰椎、胸椎、頸椎、頭骨依序向牆靠直,以後脊骨就能漸漸垂直。

  保持脊骨垂直,對於打坐十分重要。因為脊骨上接頭部、下連尾椎,是支持全身骨骼及神經系統的重要支柱,同時又支撐著五臟六腑。經常保持正直的姿態,則全身骨骼及附在骨骼上的神經系統都會健全;五臟六腑亦能安於本位,不受壓迫而正常運作。如此,精神自然平穩健旺,不會一坐就昏沉。

三、頸壓喉結

  將下巴微向內收,輕壓頸部喉結,可使習於彎曲的頸椎垂直。資深的行者,姿勢會自然調整成頸壓喉結的狀態,俾使氣息通暢、中脈垂直,外觀脊骨如疊銅錢一般垂直。

  頸壓喉結的另一功用︰能令頸部動脈血流緩慢,呼吸變得細緩而深長,息除妄念而生智慧。

四、調整視線

  目視鼻前、鼻尖或前方虛空,眼睛不攀緣,就不會因外境而起妄念,易入淨境。

  眼可以全開、半開或半閉,隨意而定。但易昏沉者,眼要睜開,以免昏睡;妄念多者,眼要微閉或注視鼻尖,以免被境牽。

  於久修者,本門第五代 諾那祖師開示︰睜眼入定,則定中任何可怕幻相或現量境界現前時,都不致懼怕。

五、舌抵上顎

  舌尖輕觸上牙齦後的上顎部位,上顎部唾腺就源源分泌唾液。唾液是人身三寶之一,將它徐徐咽下,以滋潤口舌臟腑。

  另舌抵上顎,可令周身氣息前後交流,循環暢通。道教大、小周天之循環,就是藉舌抵上齶作為橋樑。

六、調息

  前五點都側重在外形姿態上,此為調節呼吸。呼吸分為「喉頭呼吸」、「胸腔呼吸」、「丹田呼吸」、「湧泉呼吸」及「體呼吸」。

  初習靜者,多為喉頭、胸腔呼吸,是為「粗呼吸」;稍久,氣息由粗轉細,逐漸由口、鼻、胸腔呼吸發展為丹田呼吸。「丹田」,在臍下三吋處;採丹田呼吸時,此處微有起伏。進一步,連足掌下的「湧泉穴」也會微有牽引之感。最後,全身毛孔都像麥管一樣,由周身八萬四千毛孔呈輻射狀,直通心間;呼吸時,每一毛孔都隨之開閉而呼吸,是為體呼吸。

  由喉頭呼吸、胸腔呼吸到丹田、湧泉、體呼吸,依序由淺入深,氣息由粗促至深緩細長,心亦隨之而定。「氣」和「心」雖互為表裡,但以心為主。心若定時,氣息自然深細;心若不定,氣息就浮沉粗淺。故調息千萬不可著急,更不可屏氣。如在心中起一個念頭要將氣屏得深緩長久,如此反易造成疾病。應讓心自然地清淨無染,則氣息自調。那些機械心重的執著者,氣息就游移不定,或急迫粗重;心若清淨無染,則氣息自然深細長緩。

七、調心

  調心在顯教初學,多用「數息」(由一數到十,周而復始地數)或是觀像、誦經等。至於密法,則是以持咒配合觀想,將萬念攝歸與佛心相應的咒語或是種子字上(密咒是佛的語言,而種子字正是佛的心印),更進而三密相應。這樣念念歸一而又了了分明,不落昏沉,自然定境現前。

  欲入正定,須外不攀緣六塵,內不住空有。凡屬色、聲、香、味、觸、法,都不去執著;過去的事不追憶,未來的不期盼,現在的不思想。如此,定境自然現前。

  在定中,凡所顯現一切境界,均非真實。自性非眼可見、耳可聞、意識所能思想。凡能見、能聽、能想像之境界,均非真實自性,不可執取。故瑞相現前,勿生歡喜;恐怖情景,毋須畏懼。如此,清淨正定自然現前;反之,便易為魔所擾。

  以上七點是「毘盧七支坐」正確調身、調息、調心所應注意之事項,必須遵循。

恭錄自 諾那.華藏精舍出版《華藏世界》第16期(七十七年中秋節閉關開示及問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