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家屬分享

臨終陪伴,生死兩相安


吳志豐

2021/12/04

  同修秋月師姐已經往生一個月了,這段時間每天繼續念《地藏菩薩本願經》,也參加一些超薦法會。這期間又恰逢清明節,親人的往生是很痛的,療傷止痛需要時間。時間不會等人會過去的,仍活在娑婆世界的我們需要一個堅強的支撐力量,可讓我們心無罣礙向前走,我想,上師三寶是一個真正可皈依處。

  弘一大師:「人天長夜,宇宙黮闇,誰啟以光明?三界火宅,眾苦煎迫,誰濟以安寧?大悲大智大雄力,南無佛陀耶……。」

  同修自罹病病至往生的期間將近五年,期間經過多個療程,無法治癒也無法控制住癌細胞的生長。去(105)年10月住院,本為繼續化療,然身體的副作用已經明顯,且CA125指數上升,已無法再繼續治療,向主治醫師建議安寧計畫,也獲得同意,我們和同修妹妹簽了緩和醫療安寧同意書。在12月底出院回家安寧,這期間我盡量陪伴同修,我上午請假在家陪伴,下午姪女來陪伴。每個人自己一人來到這世間,也自己孤獨離開,無有助伴,若有助伴,我想是阿彌陀佛的陪伴吧。

  去年(105)年12月第一次接觸到諾那.華藏精舍高雄分舍朱師兄,請朱師兄來做臨終關懷,請同修可放下世緣,好好念佛。朱師兄提到一些該注意事,對於外四大分解,血壓、體溫、呼吸等數據作為捨報的觀察要點參考,也建議葬儀過程親屬可親自做的有哪些。因為同修是學佛入門皈依弟子,問朱師兄應該往生穿的衣服,朱師兄提到穿海青,同修有受過八關齋戒,因此我請福智的鄭師姐傳照片給我,找出居士服,也找了一件海青及鞋襪等,一直放在身旁。我在11月就委託常師父弟子的圓智十善辦理禮儀事宜,雖未正式簽約,但已有初步草案規劃,選擇義永寺作為停棺處。並依圓智十善林師兄建議先去選塔位,有準備就不會慌慌張張,同修希望風景優美的地方,大樹區的金龍寶塔是我們的選擇,我去看了3次,讓同修選擇,在105年底就訂了下來。

  居家安寧的日子中,同修想去哪裡就盡量帶他去,滿她的願。因身體狀況不佳,也聯絡娘家的丈人及兄妹及外甥等到高雄來看同修,丈人年事已高,年輕時在高雄打拼過,對高雄有一種深深的感情,用完餐後,在西子灣海邊看著浪來浪往,同修與丈人閒聊,丈人看出來同修體重減輕很多,不捨之情溢於言表。有一天同修想去美濃吃粄條,我和她妹妹驅車到美濃逛逛,她身體已經不太舒服,出去看看,滿足心願而已。問過同修,是否回雲林東勢鄉老家,看看她孰悉的地方,但同修沒說好或不好。無常一到,誰可避免死亡呢?縱使轉輪聖王王四天下,亦得臣服在無常法則裡。

  感謝朱師兄在第一次關懷時,就帶了金光明沙、陀羅尼經被還有一顆舍利子,讓我們做好往生善趣避免冤親債主干擾的準備,105 年12 月底到今年3 月18 日其中,請朱師兄多次來關懷同修,不論是在家或是在榮總崇德病房或在高醫心圓病房,都給我很大的心靈安頓力量。

  每個人捨報因緣不同,但不論是順緣或逆緣都是緣,緣在2 月6 日高榮的居家護理師及醫師到家裡來,因秋月腹水嚴重,進食狀況不佳,醫生建議住院,就這樣我們就到高雄榮總住院。高雄榮總醫師護理師、志工對患者都非常客氣,以減輕病人身題得不適非常用心,在這一個月多一點的時間,我也盡量的陪伴,情況不穩定時,也在家屬休息室睡了一夜,怕走的時候,我不在她身邊。

  在高榮的志工,會泡茶、送甘蔗及自己種的蔬果到病房,也是表達關心之意,星期日下午是高榮的同樂會時間,有好吃的蛋糕,自己煮的綠豆湯,鴨肉羹,還有好喝的現煮咖啡,還可藉由歌聲表達自己的感謝與愛意,不捨之情可透過歌聲表達謝謝、道歉以及道別,「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那種情的牽絆,也可展露無遺,同修喜歡唱聽「瀟灑走一回」,我喜歡唱「拜訪春天」、「瀟灑的走」,在高榮唱了四個星期,這四個星期日唱的歌曲比我這五年唱的歌曲還要多, 還唱了很多民歌。慢慢的同修的體力也慢慢衰退,是啊,由地水火風所組成的身體,舒適的時候,只不過是四大暫時的平衡罷了,若稍稍不協調,人就是在病中了。

  2月19日在台北的忠厚表哥和阿秀表嫂以及2 位公子自台北來,為了陪同修一天,為了幫忙提起同修正念,帶來了真如老師的一封信「給病者的話」,為病床上的修行者鼓勵打氣的話:「你病了多久了,很辛苦吧」開頭娓娓道來,鼓勵病人用溫暖的言語、用微笑的眼睛,用稱念「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為所有的親人、眾生祝福,在病中還是可以修行的。念完後沁入人心,眼淚不知不覺奪眶而出,顆顆晶瑩淚珠撲簌撲簌沾濕衣襟。晚上淑仁師姐又念了一遍,這一封給病床上修行者的信令人感動。

  在高榮安寧期間洽逢和平紀念日的長假,看護去參加一場婚禮。很高興的在醫院陪同修3天,幫她清潔護理,同修怕我覺得穢物不舒服,我倒沒有這種感覺,穢物也是一種實相,無相無不相,「道」無所不在。陪伴了二十幾年的眷屬,見她日漸消瘦,是真的不捨,在無常法中,就是這樣,如何讓她心靈安頓,那是我應該做的,同修也說,他把心靈3 層次交給了我。幫她清潔時,同修不就是在示現不淨觀、無常觀和白骨觀嗎?我感恩,在成佛道上,同修以身體示現,告訴我修行的事。高榮有百萬浴缸,很高興能有機會幫同修清潔洗澡,雖已骨瘦如材,不論身體如何變化,這都是我的同修,都是一種珍貴的示現,但我知道這不是最後一次幫她沐浴。

  福智的師兄姐多次前來探望,希望給她正向的力量,多人帶來摩尼丸和金光明沙,期望同修走的順利。生命都在我們不經意中一秒一秒流失,高榮安寧病房助念室使用頻率很高,剛入院的人說走就走,不知往生是否自在,無常說法時,我們弄懂了嗎?究竟幾人能看透呢?

  感謝同修同意我在3 月1日去陪白沙屯媽祖遶境,走的地方就在雲林崙背附近,心中充實,也走到褒忠鄉農會,離同修娘家僅剩6公里,一路上簡訊當作line 使用,告訴同修遶境所見所聞,同修雖未參加,但可如親臨實境一般,當晚我回到高榮,分享途中拍照片及影片,同修是一個為人著想的好人,他怕我太累要我回家休息,但與他分享才可提供正能量吧。

  在高榮住院超過一個月後,因健保規定,我排高醫安寧病房,順序很後面,但卻幸運得排到病床,在3月11日我們轉到高醫心圓病房,秋月的體能退得很快,無法下床,這對一個凡事想自主自理,盡量不麻煩別人的修行者,是多大打擊啊?這段時間我每天留宿高醫,我鼓勵同修說「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不是一個廢人,你現在就在現身說法,四大在分解,地大消融已無法支撐妳站立了,用寶貴的人身對所有關心你的人說無常法、實相法,就是這樣,要把心安住,跟著佛號,心裡想著佛、念著佛」。我勸同修自己念佛求往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有一天,同修要我和淑仁師姐陪著一起念佛,我們陪念了一段時間,但同修還是沒往生,還是清醒過來,雖種下得度種子。信願行三資糧,對一個淨土行人很重要,但要靠得住只有靠平日修持,五戒十善念的與阿彌陀佛大願相應, 順利往生。

  同修退化到無法進食,正確說是不需要再進食,因為四大陸續分解,眼睛視力慢慢消退,聽覺、觸覺還在,有一天,娘家的人來探望秋月,丈人也來了,同修說:「女兒不孝,您就當作女兒表現很好,派到國外出差,所以無法回國來看妳了」。記得也跟同修說「爸爸我們會照顧的,有哥有嫂子,有我、有淑華有茂榮、有淑卿有安義,有芝融有晏徵,妳不用擔心,我也會常回去看爸的」,生離死別的苦,不論是四苦、八苦,本師釋迦牟尼佛就在苦諦上建立了佛法的基礎。

  在觀世音菩薩生日這天(國曆3 月16 日),血壓值掉到79,看護謝姐打電話通知我,我立即趕到醫院陪伴,我和謝姐都可感受到附近有一個很大的能量場,看同修的似乎快捨報,幫同修蓋上陀經被,檢查金剛沙是否還在,晚上血壓又升到115,又收起陀羅尼經被。待到晚上11 點多我去家屬休息室休息,今天女兒也自台北回來探望媽媽,當天就又回去台北。

  3 月17日,下午4:47分血壓已掉到56,高醫宗教師蓮恩法師和志工張師兄來陪伴念佛,傍晚福智師姐們前來探望打氣。我看那呼吸狀況似已進入風大分解,吸氣短吐氣長,打電話給朱師兄,朱師兄剛好來在高醫助念,他說風大已在消融,判斷3天內必會往生。夜間,兒子到醫院來探視同修,跟同修說「媽媽,我會照顧我自己」,那句「我愛你」的話卻說不出口。晚上11 點,護理師說血壓較低,但脈搏還很有力量,今晚應該沒問題,我將訊息轉給淑仁師姐說,應該不是今天晚上,可以好好休息。

  3 月18 日上午5 點,被護理師叫醒,已量不到脈搏,將移到治療室監測生命現象,並請看護換一套乾淨衣服,並拔掉其他管線,我在同修邊念阿彌陀佛,換一件他喜歡的上衣後,看護謝姐本想再換一件乾淨紙褲,我示意不用換了,並用手機螢幕寫字「謝姐,謝謝你,秋月愛乾淨」,換好衣服拆掉管線之後,同修的外四大分解進入尾聲。後來我才知道,同修是在普賢菩薩生日往生的。

  原本打算用在圓滿室助念的,但已有一位往生病友在那裡,我們已無法使用,護理師請我們到萬安的助念室助念,治療室不可助念。與圓智十善倚安師兄討論後續事宜,他擔心助念一半被迫離開助念室, 他建議直接到義永寺,我也問了朱師兄的意見,我決定先至高醫萬安地下室助念,避免舟車勞頓,造成四大內分解不適。

  因緣成熟,感謝佛菩薩慈悲,我們在助念室待了超過12 小時,也感謝諾那華藏精舍高雄分舍師兄們、福智師兄姐們、娘家親人及我家親人的助念,覺得很殊聖,覺得佛菩薩就在身邊以慈悲眼看著我們,同修的願在淨土或是的暇滿人身繼續修行,由她的願力決定。

  助念結束我跟兩個小孩幫同修沐浴更衣並於翌日大殮,更衣時,秋月的心窩是熱的,應該是往生善趣,依古禮由親家人親自沐浴更衣,再灑上金光明沙,大殮我們家人親自參與。守喪期間的定法師以及福智師兄姐的無常經法會,以及學長一起的拜懺,以及親友共學的誦經念佛迴向等,都安慰了我們的心靈,感恩大家。喪禮隆重莊嚴,無盡的哀思,感謝常師父,感謝圓智十善,選擇佛化禮儀,淡薄了對死亡恐懼那層薄紗。死生都要學習,面對死亡要有準備,才不會慌亂,如同祖師大德說的,脫下的鞋子,明天要不要再穿都不知道,是無常先到,還是明天先到,是沒答案的,但我知道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不在今生得度,更向何生度此身。一定要精進往前啊,淨土的行人,揭諦揭諦,波羅揭諦,菩提薩婆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