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家屬分享

手上燙傷的疤


2021/12/05

  最近有些時候,有想刺青的念頭,把手上小的時候因為要喝湯,不小心燙傷的疤痕掩飾掉;看著這疤痕,凝視許久。頓時所有情緒一擁而上。媽三個月前走了,走得很突然,接到電話時,我還在跟同事談笑風聲,直到走進醫院裡面,聽到急診室的醫生模糊吞吐的解釋,再看到我老媽的狀態,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此時此刻趕緊致電給我父親,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看醫院儀器上的照片,在腦幹的地方,有個很大的血塊,約莫50元硬幣,簡單講白點就是中風,而且無法開刀,位置太危險,這是中午的事,等到我父親來時,已經是下午的樣子;因為我母親的工作是學校的技工,這幾年擔任的職務是校園守衛,了解情況以後有人是說跟家長起了些口角,刺激到我母親,所以導致她中風。

  當下情緒很憤怒,且一直忍耐,想當面對質整個事情的經過,直到晚上,面對面講了一會,我由原本的憤怒轉而原諒對方,回想當時的心境;或許這也是引起原因之一,但母親命危是事實,責怪改變不了什麼,且對方小孩還在學校就讀,如果執意要把這事怪在人家的頭上時,她以後都要背負著這種陰影過下去?會想原諒對方是因為腦海突然有個靈感,如果老媽醒過來,以她的個性,她會原諒對方,而且還會跟她成為好朋友;所以我開始順著感覺走,原諒對方,並且跟對方家長說明,不要放在心上。寫到這裡,不禁讓我懷疑說,這是不是剛好是整個事件一個好的開始?

  晚上,老四舅舅來,幫我們弄了關係,開始看能否排到加護病房,當晚我也在那邊等待著,整個思緒跟情緒是緊繃的,那時我們還沒接受老媽走的感覺,依然抱有希望,直到隔天,聽到主任醫生說,即便活過來,也比植物人還慘?說到這裡,很驚訝吧,植物人很慘了,還有比植物人還糟的情況?因為老媽有在洗腎,猜想是這個原因吧?後來因為有點關係,聽到比較接近務實的評估,也聽護理師說瞳孔對光沒有反應,當下並不了解這是甚麼意思,後來想想,在醫學上可能就是腦死的意思吧;也就是再見,玩完!說到這裏有沒有發覺到,其實旁人或醫院,對這種事情是很冷淡,事不干己的;所以很多家屬的無助感,應該就是由此滋生。直到等到了加護病房,慢慢的,時間過去了,我們才開始真的覺得老媽踢到鐵板,這次應該是沒有機會了,不然她是一個性格與生命力都很剽悍的女性,當然中途也曾經想說變植物人就變植物人,也要照顧她,這是我們欠她的。

  不過我還是做了最壞的打算,因為之前參加高軟讀經班,聽諾那.華藏精舍的師兄提過,助念的重要性,前兩三周,也有參加同事母親的助念,所以有些概念;當然一些朋友也有好心要請自己有在參加的道場來幫忙助念,但由於一些道場有一些規定,我也陌生,只好厚著臉皮,請教高軟讀經班的發起人與講解的連師兄,希望給我朱國政朱師兄的資訊,因為我知道他很內行,人品行事坐臥,散發出的氣息讓我覺得雖然沒見過幾次,但是直覺就是要找他,就算不要臉,也要問到。朱師兄因為忙於助念,所以時間都很緊,跟我大概聊了一下,約了個時間,先溝通一些事宜,印象中讓我最深刻的是,通常家屬會因為無助、突然,還有等等親屬之間的觀念,以至於會由殯葬業者全權代為處理;但師兄讓我明白我們人一生中從出生開始,那麼辛苦的活著,為的就是這一天的到來,這是亡者的大日子,最棒的一天,要恭喜她!

  因此我想通了!這真的是如此,所有的辛苦,這時候都可以放下了!但是因為業力千萬倍的影響,人的靈魂在脫離肉體時,是很痛苦的,若此時很痛苦起憎恨心,就容易墮入惡道,屆時就不妙了,所以為了母親,不能妥協;也不知道為何,不能妥協,這四個字,突然深深刻刻就打到我心裏,頓時心中,所有的徬徨與無助,都消失了,只留下堅定與溫暖的決心,我~~~要好好的送我媽,我辛苦的媽媽!後來開始進去加護病房,開始佛號的助念,與我母親耳邊的祝福與肯定,只有肯定她,不悲傷,她才能好走。陸陸續續也有朋友來探望,我們也守在加護病房外,跟親朋好友溝通好進去以後要講的話,肯定她,與祝福她好走。在此時很奇妙的是,老媽的表情已經安穩很多,手也變得比較鬆軟,頓時讓我們心裏放心不少。

  整個流程,蓋陀羅尼被,點或補金剛砂等等,完全照辦,甚至提早囑咐醫院,何時不要打升壓劑,我們要回家拔管等等事宜都弄好,把家裏也先佈置好,等待我老媽的回家。然後等到整個助念八小時完成以後,師兄跟我們說,等十二小時後沐浴更衣,都可以自己來。然後再去辦理死亡證明等等。要多等四小時是因為極少部分的人,會有靈魂沒與肉體脫離的狀況,在此前面沒提到,補充一下;當人斷氣時,所剩的知覺觸覺嗅覺等等,會異常的敏銳,譬如一般的講話音量在她耳裡如雷灌頂,平常的肢體碰觸由如刀割,所以等十二小時會比較保險。等到整個流程完成以後,老媽的表情變得極為祥和,甚至有在笑的感覺,這是很不可思議的,我想,這是因為我們站在她的立場,把她當作小嬰兒一樣的呵護所致,如果沒有這十二小時,我們自私的只想塞手尾錢辦死亡證明等等,那是她需要的嗎?她需要的就是家人對她滿滿的愛與祝福!一路順風,老媽!

  後來,我反而愛上了自己手上的疤,因為那是一個母親滿滿的愧疚與不捨,這是一個充滿愛的印記,所有的故事,就從這個疤開始。

後記:上週百日了,早上出門要運動前,會先去叫醒我太太,這時我太太突然跟我說,她剛剛夢到我老媽坐在我家的客廳對她笑,而且身上就穿著當初我們幫她換上的那件上衣,穿著一條很漂亮的裙子一直笑,而且整個人變得很有氣質,太太興奮的叫爸來看,說媽穿得很漂亮,要請她去上館子吃飯去啦!然後就醒了。(母親生前已經好少穿裙子,只有參加婚禮之類的日子才會穿裙子) 媽媽,用她的生命來教育我們,整個人生就是如此;所以我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爾後餘生,我所有的善行義舉,皆因我母親而起,順風阿,老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