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覺宗第五代祖師

普佑護國法師諾那呼圖克圖


壹、諾那呼圖克圖本願

  諸佛正法賢聖僧 眾生不空我皈依
  眾生所有諸業障 我入地獄而代受
  三世所攝諸善根 迴施眾生令成佛
  有一不成正覺者 我此誓願不退轉

貳、諾那呼圖克圖前期略傳

  諾那呼圖克圖(噶熱喇嘛、索南熱登)之事蹟,何以僅略概述,而不廣為宣說?蓋因殊勝金剛阿闍黎之外、內、密事蹟,遠超常人思議之範疇。故此略傳所述,僅如以一毫毛沾取大海之一滴。

一、家世童年

西康類烏齊寺

  在雪域藏地的下部多康地區的擦瓦岡,有四座非常著名的政教合一的大寺院,其中之一為類烏齊寺。西元1865年(藏曆第十五個勝生周,歲次乙丑年,清同治四年)夏曆五月十五日寅時,諾那呼圖克圖降生於西康昌都類烏齊寺南方的雄格山谷,屬於噶爾氏家族之「噶瓦倉」。呼圖克圖之父名阿仲,母為宿氏之洛珍。「噶瓦倉」是非常著名的世家,其先祖可追溯至霍古噶時代。當時有「涅」、「噶爾」、「珠」三大氏族,「噶瓦倉」即是噶爾氏中「噶爾曲達加波」(噶爾氏之弘法王)的後裔。呼圖克圖降生之時,降生時,晴空雷響,大地震動,園內花開,家中飲水悉化為乳。甫出胎,朗朗誦六字大明不絕。

  呼圖克圖天資聰穎,自幼即表現出其超卓之智慧;五官超乎常人,具有許多常人所不及之非凡能力。又示現神變,如乘坐衣服往來於河流、以手纏絞山羊犄角、空手扭絞刀刃、拉斷石塊等。故自幼即頗受尊崇,被尊稱為「噶熱喇嘛」(「噶熱」為呼圖克圖之族姓,「喇嘛」為尊稱。或譯作「嘎納喇嘛」),後以此名廣聞於康藏。

二、上師傳承

  格雄山谷上方不遠處,有一處蓮華生大士修行之聖地,稱為「咕嚕隆」。西元1869年(清同治八年),諾那呼圖克圖即至「咕嚕隆」(義為「上師溝」),尋訪生生世世之根本親傳上師——大成就法王貝雅達賴祖師,隨即獻上供養,請求攝受。

  貝雅達賴祖師當下即為呼圖克圖授記,說︰「你是一位極為殊勝的大士。若能捨離一切俗事,安住此地修持,則能住世百餘歲後,證虹光身。若往他處,亦能廣利無邊有情,成就廣大的利生事業。」並傳授皈依戒,取法名為「索南熱登」(義為「福堅」)。又祖師曾告呼圖克圖曰︰「汝將來可到漢地禮觀音、文殊。」

  大成就法王貝雅達賴(梵音,義為「持明」)祖師,乃是即身證得持明果位的大成就者,於康藏地區被尊稱為「覺瑞津」(「覺」為祖師族姓,「瑞津」即「持明」之義)祖師為金剛手菩薩之應化身,一生不問政事,專一密乘,修金剛薩埵等本尊,五部密宗皆通,淹貫圓融,迭顯神變。祖師一生依止藏密各大教派上師極多,名稱普聞宇內,並持有三支主要傳承︰不共心印傳承、寧瑪巴教傳傳承以及達隆噶舉傳承。後即將此三支傳承付囑諾那呼圖克圖。蓋以不共心印傳承及寧瑪巴傳承,為呼圖克圖修持之根本;而達隆噶舉傳承,則為呼圖克圖陞座、修學、駐錫、統理的類烏齊寺之根本也。

  不共心印傳承,由釋迦牟尼佛傳文殊師利菩薩,次傳蓮華生大士,再傳付貝雅達賴上師,為第四代祖;祖師復將此傳承付囑呼圖克圖,是為第五代祖。寧瑪巴教傳傳承,由普賢王如來傳下,至貝雅達賴上師,為第三十一代祖;上師復傳呼圖克圖,為第三十二代祖。達隆噶舉傳承,由金剛總持傳下,至貝雅達賴(竹欽覺瑞津)上師,為第三十一代祖;上師復傳呼圖克圖,亦為第三十二代祖。

三、依師修學

  達隆噶舉為噶舉派「四大八小」十二支派之一。噶舉派在岡波巴之前,並未分支;岡波巴有四大弟子,分別建立了帕竹、噶瑪、察巴、拔絨等四大支派;後於帕竹之下,復分為止貢、達隆、竹巴、雅桑、綽浦、修賽、葉巴、瑪倉等八小支派。達隆噶舉有兩大根本寺院︰一為藏北的達隆寺,稱為「上寺」;一為多康的類烏齊寺,稱為「下寺」。

  類烏齊寺為達隆噶舉之根本寺院,寺內有二「喇章」(住持的住處與行政機關)——揚貢喇章和夏仲喇章。吉仲活佛為揚貢喇章之主。另有三座僧院,分別為舊派僧院、新派僧院、達隆派僧院。類烏齊寺有四位大喇嘛於清朝受冊封為呼圖克圖︰(一)康熙帝冊封吉仲活佛(舊譯作「濟隆呼圖克圖」),是為大呼圖克圖;(二)雍正帝冊封帕確活佛,為二呼圖克圖;(三)乾隆帝時,寺僧桑傑伊喜(義為「佛智」,又名「額王嘎把」)協助兩廣總督福康安平定廓爾喀(今尼泊爾)有功,受冊封為「金塘活佛」,是為三呼圖克圖。此三位同屬揚貢喇章。(四)復有夏仲喇章之夏仲活佛,即所謂「四呼圖克圖」。桑傑伊喜(金塘活佛),實諾那呼圖克圖第一世;第二世,名「成利多那吉」;第三世,名「吉多嘉隆多」;第四世,名「章穆金伽抄」;第五世,名「喀卓穆伽抄」;第六世,名「南魁多那吉」。

  西元1871年(清同治十年),諾那呼圖克圖七歲時,由西康昌都類烏齊寺(漢地流傳之傳記概稱為「諾那寺」,以諾那呼圖克圖所居處故)第七世吉仲活佛(即呼圖克圖舅父,與呼圖克圖同為貝雅達賴祖師之入室弟子)認證為金塘活佛第七世轉世,迎歸本寺陞座,法名「欽列嘉措」(或譯作「逞列匠磋」、「成立嘉穆抄」,義為「事業海」),並報清蒙藏院有案。

  呼圖克圖於類烏齊寺從苯噶拉臧巴沃瑟上師修習五明,學識淵博,精擅梵藏文學,工巧、醫方諸明,無不善巧。二十歲時,呼圖克圖從大堪布札西沃瑟和噶瑪噶舉之仁欽達吉堪布,受比丘戒;復從仁欽達吉堪布學經及密法,受學六月,於顯密諸經論之義理悉皆通達。故呼圖克圖曾以年輕比丘之身分,於類烏齊寺新派僧院擔任三年的金剛阿闍黎。後又掩關十二年,專修密法,精修入微,盡得師髓。

  西元1888年(清光緒十四年),呼圖克圖二十四歲,顯密各宗大法,均已成就,即紹繼貝雅達賴祖師之傳承祖位。於不共心印傳承,為第五代祖;寧瑪巴教傳,為第三十二代祖;於達隆噶舉傳承,亦為第三十二代祖。呼圖克圖雖持有紅、白兩派傳承與無數教法,然其至漢地後所傳下之傳承,則以寧瑪巴教傳及不共心印傳承為主。

  西元1889年(清光緒十五年),呼圖克圖會同吉仲活佛同掌政教——吉仲活佛掌教權,呼圖克圖掌政權。吉仲仁波切雖為揚貢喇章之主,然一心專注於教法之修持與弘揚。而呼圖克圖自幼機智過人,心量廣大;成年後更是身軀魁偉,聲音宏亮,雙目炯明,不怒自威,令人敬畏。故吉仲仁波切即將喇章政事委交呼圖克圖掌理。

  同年,呼圖克圖聽聞無偏圓教無上頂嚴——大班智達蔣揚欽哲旺波(義為「文殊智悲王遍喜教幢吉祥賢」,即第一世宗薩欽哲旺波)及蔣貢康楚額旺雍登嘉措(義為「妙音怙主語自在功德海」,即第一世蔣貢康楚)二位尊者名號,即熱淚盈眶,身毛倒豎,雙手不由自主地合掌於胸間,心想︰「我與二師必有宿世善願。」於是,呼圖克圖偕同第七世吉仲仁波切、第五世帕確仁波切及達隆噶舉派許多僧眾,前往德格,到了有「第二那爛陀」之稱的宗薩寺,謁見二位上師,受學達隆噶舉及寧瑪巴極多甚深法要︰從蔣揚欽哲旺波尊者處,領受其近傳之大圓滿心要之一的「傑尊心要」;從蔣貢康楚尊者處,領受了《五大藏》之中的《教誡藏》、《口傳密咒藏》、《所知藏》、《不共祕密藏》等四大藏。

  蔣揚欽哲與蔣貢康楚二位尊者以宿命智觀察,了見吉仲仁波切即是蓮師所授記之「濁世甚深伏藏主敦炯南喀多傑」,亦是蓮師二十五大弟子之中的朗卓吉秋炯內之轉世,故應發掘伏藏教法以利益眾生。輔助吉仲仁波切發掘伏藏者,則是諾那呼圖克圖。因呼圖克圖過去世曾為赤松德贊之大臣多傑則多,修建了蘇爾喀多地方之佛塔,雙手積聚極大善德,故感得今生雙手超常靈巧及能取出甚深伏藏之善緣。因此,二位尊者遂授記吉仲仁波切為伏藏之主,諾那呼圖克圖為掘取伏藏者。為圓滿發掘甚深伏藏之因緣,二位尊者乃為吉仲仁波切和諾那呼圖克圖授記了兩位明妃——貝瑪和楚珍,作為發掘伏藏之伴侶,並明確指示其家世與出生地等。

  呼圖克圖等人於宗薩寺修學(年數不詳)圓滿後,辭別二位尊者,復至康區八邦、揚楚、更慶等各大寺院朝禮,並對噶瑪噶舉派眾多寺院進行廣大供養。此期間,呼圖克圖從大班智達彌龐蔣揚南傑嘉措(義為「無能勝妙音尊勝海」)仁波切及大伏藏師秋吉林巴之子材旺洛布處,修學寧瑪巴甚深教法,並受學《五大藏》之《大寶伏藏》。復於八蚌寺結識當時正於大司徒座下學法之第九世貢噶活佛,二人相契甚深,並結下後來貢噶活佛至漢地弘法之因緣。

  總計諾那呼圖克圖一生所依止承事之大善知識,舉凡二十四位。

四、發掘伏藏

  諾那呼圖克圖與吉仲仁波切返回類烏齊寺後,依蔣揚欽哲與蔣貢康楚二位尊者授記,迎娶貝瑪和楚珍兩位明妃。此後,諾那呼圖克圖和吉仲仁波切改變了以往的比丘裝束,經常身著在家眾所穿的紫紅色長袍和綠綾腰帶,將頭髮纏髻於頂上。不久,呼圖克圖和吉仲仁波切即從多康地區南瓦岡吉的南咯則之地右側,一處名為「玉巴札」的巖洞中,迎請出蓮師甚深伏藏密法「貝瑪桑體」(義為「蓮華深秘心要」)

  另外,蓮師往昔亦曾授記吉仲、桑傑妥梅、格巴等三位伏藏師,將分別從上、中、下三處,取出聖地「貝瑪墩」(又譯作「白馬岡」,義為「蓮華莊嚴」)的伏藏。依此授記,吉仲仁波切與呼圖克圖於西元1899年(清光緒廿五年),共同向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呈上「發掘貝瑪墩伏藏」的申請;獲得批准後,又與帕確仁波切商議,由帕確仁波切留駐揚貢喇章,兩人偕朝貝瑪墩。

  西元1901年(清光緒廿七年)左右,吉仲仁波切與諾那呼圖克圖,連同眷僕一行約五十人,從類烏齊寺出發。沿途紮寨宿營,途經波密,為第巴噶朗巴所阻。呼圖克圖乃入定觀察,了知噶朗靈湖中蘊有伏藏,且取出時機已成熟。於是,呼圖克圖當眾自噶朗靈湖中取出蓮師伏藏,計有︰蓮師聖像一尊、綠松石度母聖像一尊、青金石金剛手聖像一尊,以及擦擦模子等多種聖物。噶朗巴親眼目睹取藏過程,生起敬信,深感懺悔,禮呼圖克圖與吉仲活佛為王師,並將自己領地中的金珠古塘地方之群眾和寺院及一處極密聖地「揚桑鐸鎬貝瑪曦日」供養諾那呼圖克圖和吉仲仁波切,承諾今後成為其施主。西元1907年後的數年中,呼圖克圖曾與其女卓瑪拉姆同來此極密聖地朝拜,並住於此地修持一段時間。

  噶朗巴復派兵二百,護送呼圖克圖等人至貝瑪墩。呼圖克圖於貝瑪墩,取出蓮師伏藏深密教法;於全聚金剛勇識官,取出蓮師伏藏長壽佛像、松耳石龜、寶珠項鍊等聖物。呼圖克圖與吉仲活佛並於貝瑪墩之阿吾灘及阿札灘,建立顯密兩宗之新寺院。此後十數年間,呼圖克圖於貝瑪墩等多處蓮師聖地朝拜及閉關。息絕萬緣,直指一心;無上成就,如探囊而獲。

五、初遇漢軍

  西元1910年(清宣統二年),藏兵聯英入侵西康,四川總督趙爾豐命邊軍統領馮山率三千人往征,進抵藏境。第十三世達賴喇嘛為避趙爾豐軍隊入藏戰亂之險,出走印度,住大吉嶺(至1912年,始回拉薩)。當時,吉仲仁波切和諾那呼圖克圖為藏區人民及達賴喇嘛祈福消災,乃向達賴喇嘛呈報舉行消災祈福法會之申請。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十分歡喜,准許吉仲仁波切和諾那呼圖克圖為佛教與眾生之利益,而舉行消災祈福法會。法會中,修誦蓮華生大士心咒、六字大明咒、金剛薩埵心咒各一億遍,以及除障、如願、救度等祈請文各十萬遍。據漢地史料記載︰川軍途經波密時,為波密王所阻,康地遂為藏兵所侵,失陷幾半。諾那呼圖克圖與吉仲仁波切乃統率康區民兵,先克波密,繼協同馮部與滇軍,盡復三十九族及二十五部失地,共約一千餘里。以是之故,諾那呼圖克圖受清廷賜封為「西康佛教大總管」。

  西元1912年(民國元年),因留住揚貢喇章的第五世帕確仁波切圓寂,且漢藏之間的戰亂衝突可能危及佛教和寺院,故諾那呼圖克圖與吉仲仁波切一行人,決定返回類烏齊寺。此時,正值趙爾豐的軍隊和西藏地方政府代表達熱代本(代本為藏軍軍職)的軍隊於波密發生戰爭,回鄉道路已被封鎖。於是,呼圖克圖與吉仲仁波切一行人只好暫住金珠隆,並建立了一座古塘貢寺,每月初十作金剛舞。吉仲仁波切在此寺為大眾念誦《甘珠爾》傳承,中午講經或修法一座。金珠隆山谷周圍並無柏樹,諾那呼圖克圖運用神變之力,從遙遠的絨真喀瓦喀波地方取來一段約有手臂長的柏樹枝,將之埋在此山谷地下,後來長成了一棵大柏樹。依藏地所傳︰呼圖克圖返回類烏齊寺,途經波密時,適值川軍與藏軍發生爭戰,無法通行,遂暫止於金珠隆。後乃藉波密王之遺體,取得川軍信任,並受川軍贈以槍枝彈藥,而得以返回類烏齊。呼圖克圖一行人返回類烏齊寺時,僧眾還沉浸於第五世帕確仁波切圓寂的悲痛之中。為了安慰大眾,吉仲仁波切遂授記︰「帕確的轉世,將在水牛年,降生在他自己的家裡。」

  至藏曆水牛年(西元1913年,民國二年)一月九日,吉仲仁波切和諾那呼圖克圖突然說︰「帕確的轉世,即將要在苯噶倉——上一世帕確貢噶朗加的父親家中降生!」吉仲仁波切與諾那呼圖克圖隨即派遣專人,將一套新衣置於包袱,送至第五世帕確仁波切父親家中。當差役在第二天初十到達時,正是帕確仁波切出生之時。此時,吉仲仁波切和諾那呼圖克圖前去朝見上一世帕確仁波切的法座,並於類烏齊寺舉行達隆傳承的「上師供」及各種供養。

  同年,英國出面干涉西藏獨立問題,舉行中、英、藏三邊會議(西姆拉會議),劃「麥克馬洪線」,舉國譁然。諾那呼圖克圖乃集康地諸要員共謀之,曰︰「藏人東侵,英實嗾使。國土果喪,正教隨之。為報佛恩,宜唯力是視。」遂捐私產十七萬元,興兵協助漢軍,維護統一,反對分裂。

六、護寺屈全

  西元1914年(民國三年),第巴府(原西藏地方政府)向昌都地區下達命令︰川軍統領彭日昇率領三營兵力,準備進軍康區,四大寺之地方軍必須前去阻止。四大寺的地方軍遵命在昌都之東反擊川軍,但因地方軍無法抵擋川軍之武器火力,只好撤退至昌都德果東之地,於嘉熱仁波切的揚溫頗章城堡中,修築堅固的雕堡,準備戰鬥。此時,川軍頒布招降告示︰如有地方軍投降者,不做任何傷害。諸地方軍因無長官監督,遂紛紛投降。川軍將投降的地方軍帶到昌都瑪塘,從每二十五人中選出一人,稱為「給家鄉傳話者」,割下右耳後放走,其他則全部斬首。只有察雅的地方軍,從門縫中窺見將被斬首,故全部破門而逃。由於四大寺的地方軍阻擊川軍,故川軍統領彭日昇決定將四大寺的呼圖克圖斬首,並燒毀寺院。因此,昌都寺、察雅寺、巴雄寺等都被燒毀,沿途所遇的山中禪院、僧人茅蓬等,更是邊走邊燒。就連川軍未到的幾個地方之僧人,亦皆人人自危。

  當川軍快到達類烏齊寺時,諾那呼圖克圖為維護佛教和類烏齊寺,思維︰川藏兩軍如此鬥爭,將對佛教和寺院造成極大的危害,應想出一個沒有危害的方法來解決。籌思及此,呼圖克圖乃通知類烏齊寺所有喇嘛、官員至揚溫竹巴喀開會。於是,由吉仲仁波切蔣巴炯內、夏仲洛絨慈誠與諾那呼圖克圖為首的類烏齊寺所有代表、貴族、負責人等,齊聚一堂。諾那呼圖克圖於會議上發言的主要內容是︰「現在漢藏兩方發生戰爭,如果類烏齊寺的二個喇章之間,仍像以前一樣不能團結,只想到喇章和自己的私人利益,則將對雙方、寺院和整個佛教都造成極大的危害;而這座佛陀曾在經典中所讚歎的大寺院,也將到了盡頭。所以二個喇章應該團結起來,一心一意為這座『世間唯一莊嚴』的寺院,眾多的佛像、佛經、佛塔,二個喇章、三座僧院、六座裡院,以及所屬僧人等所有共同的利益安樂,而做考慮。若大家有此共識,則首先二喇章必須團結一心。如果第巴府的軍隊到來,就為他們供事;如果川軍到來,也同樣為他們供事。如此,才能保護佛教和寺院不受軍隊及戰爭的破壞。」所有與會者,不僅一致同意,並且希望二個喇章訂立契約。於是在會議中,由諾那呼圖克圖和蘇爾材札分別代表揚貢喇章和夏仲喇章,訂下了嚴格的契約。

  不久,當得知彭日昇帶領一支川軍即將抵達類烏齊寺時,二個喇章和三個僧院的代表又聚會一堂,討論︰在川軍迅速逼臨之下,要如何保護佛教和寺院。會中大眾決定︰待川軍到達貢昂達時,派遣一位能幹的代表前去晉見彭統領,獻上哈達,請求懺悔,並保證日後均遵從川軍一切命令,最後再獻上禮物。然而,敢前往川軍處求和者,卻一個也找不到。最後,諾那呼圖克圖不忍眾生苦,遂自告奮勇地擔任起這份艱險的工作。

  夏仲喇章派出僧院的仁波切為代表,另外三個僧院派出維那和糾察僧為代表,跟隨諾那呼圖克圖,置生死於度外。第二天,代表們來到貢昂達,以接待客人的方式去晉見川軍統領彭日昇,並全部跪地,排成一排。川軍一見,便氣勢洶洶地拿著武器,將他們團團圍住。彭日昇嚴厲地下令︰「類烏齊寺的人,心向第巴府,阻擊我守護軍,犯了極大的罪行,是主要的罪犯。到了類烏齊,將吉仲、夏仲、噶熱喇嘛等為首的元凶一律斬首,寺院全部燒毀。現在先將你們的首級斬下!」代表們聽到這裡,早已嚇得魂飛魄散。此時,諾那呼圖克圖如同無畏的勇士,上前將類烏齊寺的人先前為何阻擊川軍的原因,並依次陳述現在、將來的計劃等。彭日昇一見諾那呼圖克圖的氣魄與談話的方式,便知道他是位奇人,說︰「今日暫時到此為止,明日再來。」並安排代表團們全部到貢昂達的貴賓招待所住宿。

  當晚,諾那呼圖克圖持誦了一夜的平息凶暴的真言,並不停地吹向統領所在的方向。次日,彭日昇果然變得平靜許多,不再有仇憤的言行,早上即派人與諾那呼圖克圖商談。又過了一天,彭日昇叫來類烏齊寺的代表們,講了很多對喇嘛和寺院不寬大的原因。但為了不辜負代表們的請求,答應︰若能支援川軍的軍費,獻上一萬頭屠宰的公犛牛作贖金,則可免於斬首;因喇章和僧院是維繫各自苦樂之故,為了大眾安心,暫不焚毀;而「查傑瑪大殿」是類烏齊人的共同財產,因為類烏齊人違反法律制度,故應焚毀。彭日昇如此宣布後,囑代表們回去依此準備。當時,所有代表們都請求保留查傑瑪大殿,彭日昇生氣地說︰「你們如果喜歡脖子痛(斬首),就上來吧!」不留任何請求的餘地,代表們只好返回寺院。

  返回類烏齊寺後,吉仲、夏仲、諾那呼圖克圖、蘇爾材札以及去過貢昂達的代表們,又共聚商議。決定再由諾那呼圖克圖前去請求,希望能保留查傑瑪大殿,並減少屠宰牲畜的數量。於是諾那呼圖克圖又來到貢昂達,和彭日昇面談了數天。最後商定︰斬首的贖物從一萬頭減為一千頭;查傑瑪大殿可以不焚毀,但須交贖銀三兩一枚的漢銀元一萬枚;類烏齊的任何僧俗,不能背叛川軍;二個喇章的負責人,由諾那呼圖克圖一人擔任。並以諾那呼圖克圖的人頭,做為實施這些條約的擔保。於是,類烏齊寺與僧眾乃得以保全。

  不久,川軍來到類烏齊的揚溫竹巴喀;所有喇嘛和寺院的代表們,都前往迎接。在竹巴喀的寢室裡,諾那呼圖克圖逐一將吉仲仁波切、夏仲仁波切、蘇爾材札等類烏齊寺主要人士介紹給彭日昇。彭日昇說︰「這次給予類烏齊寺前所未有的寬大,故應知感恩!從今以後,所有喇嘛對於漢軍,都應同心協力供事。」散會之後,夏仲主僕暗中商議︰「如果我們逃到拉薩,就不用向川軍繳納銀兩及牲畜。而且噶熱喇嘛既以人頭做為所有類烏齊人一切行為的擔保,如果我們逃往拉薩,他就要被斬首。」商議既定,夏仲和總管蘇爾材札等一行二十餘人,乃潛逃到拉薩。在拉薩薪餉局的大臣登珠彭措和多喀哇等的支持協助下,向西藏政府編造了許多以諾那呼圖克圖為首的揚貢喇章背叛西藏政府、投向漢軍等離間語。夏仲主僕雖然潛逃拉薩,但因彭日昇明白二個喇章之間的關係,故未因此而追究諾那呼圖克圖的責任。

七、入藏為質

  1914年底,西藏地方政府派遣噶倫喇嘛為平定昌都地區所有文武人員的總管,帶領僧俗軍隊至洛隆。噶倫喇嘛數度派人送信至類烏齊寺揚貢喇章,要求諾那呼圖克圖前往洛隆商議漢藏和平事宜。西元1915年(民國四年)初,呼圖克圖為漢藏和平,不顧彭日昇之反對與自身之安危,親赴洛隆與噶倫喇嘛交涉退兵事宜,卻反受其質押,軟禁於洛隆。此後,呼圖克圖便於洛隆住了三年之久。此期間,呼圖克圖為以噶倫為首的此地僧俗貴族講經傳法、卜卦祈禳、視病醫療,與他們成為福田與施主的關係。

  那時,逃往拉薩的蘇爾材札心想︰「在此漢藏之間嚴重衝突之時,若不能致噶熱喇嘛於死地,等漢藏和平之後,就沒有機會了。」於是他專程從拉薩趕到洛隆,想盡辦法要致呼圖克圖於死地。西元1916年(民國五年),諾那呼圖克圖受施主邀請,前往舉行消災祈福法會,因夏仲喇章總管蘇爾材札之密謀而中毒。當晚,諾那呼圖克圖毒性發作,疼痛難忍,即將命斷。此時,呼圖克圖忽然憶起小時候,根本上師——大成就法王貝雅達賴上師曾賜與自己的一顆犬齒,並對他說︰「你五十二歲時,如出現劇烈的疼痛,即將命斷之時,此物對你會有幫助。」呼圖克圖一直嚴密地將上師的犬齒收藏在隨身的劍鞘中。呼圖克圖連忙將它取出服下,犬齒到達腹部,迅速猛烈地沖泄,使疼痛愈來愈輕。

  當時,一位住在阿里的藏軍如本(軍職,居代本之下),名叫宇拉,與蘇爾材札共同策劃暗殺諾那呼圖克圖之事。蘇爾材札允於事成之後,予其豐厚的酬勞。呼圖克圖由此了解︰此地四處已被安排奸細,隨時隨地可能危及自身性命。於是,呼圖克圖即晉見噶倫喇嘛,報告此事。噶倫喇嘛答覆說︰「喇嘛!你所訴訟之事,在漢藏戰亂未平息之前,極難決斷此類關係利害之事,因此暫時延遲辦理。因為現在別說是你的生命,就連第巴府的佛教,也掌握在這些軍隊的手上。」呼圖克圖又再請求,讓他返回類烏齊寺避險,但噶倫喇嘛仍不同意,說︰「這些只是康巴人的流言蜚語,不會有真正的危險。」

  諾那呼圖克圖心想︰絕不能再留住此地。於是,呼圖克圖派遣男僕在當地取得一位嚴重疾病患者的小便,然後在晚上飲濃茶,通宵修練猛厲氣功,再將病患的小便混入自己的小便中,成為患病的假尿象。呼圖克圖再派僕人去報告噶倫喇嘛,稱他患了嚴重的疾病。噶倫喇嘛派遣醫生為呼圖克圖切脈查尿,果然診斷為病況嚴重。呼圖克圖提出請求,說︰「居住在噶廈機關裡面,人來人往,太過嘈雜喧鬧,不能好好靜養。希望能搬到較為偏遠的地方,靜養一段時間。」當請求如願獲得同意之後,呼圖克圖就搬到昌都地區總管機關所提供的一套僅能聽見鼓聲的小房間。此後,呼圖克圖當著外人的面,假裝耳朵聽不清楚,漸漸與人斷絕往來交接。如此住了很長一段時間。

  西元1917年(民國六年),一日,呼圖克圖讓僕人假扮他在房中擊鼓,自己則和另一名僕人將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帶上,於半夜各騎一匹馬,在夜幕的掩護下,逃離了洛隆。因為沿途道路已封鎖,行道困難重重,他們只好晝伏夜行,最終平安返回類烏齊寺。

八、助漢被俘

  當諾那呼圖克圖被質押於洛隆時,川軍統領彭日昇將種種罪過加諸吉忠仁波切身上,尤其在聽到呼圖克圖已投靠西藏地方政府的傳言時,便一再警告︰「若噶熱喇嘛不返回類烏齊,就焚毀查傑瑪大殿!」又派十名川軍常守大殿,隨時威脅點火燒殿。但當呼圖克圖返回類烏齊寺後,彭日昇反更信任並器重呼圖克圖,任命呼圖克圖為昌都地區之西方、北方二軍指揮,並報請中央委任呼圖克圖為昌都地區首長。

  川軍為加強自身力量,將諾那呼圖克圖和弩波丁青地方噶德加倉土司札西朗嘉的力量納入,授權二人可同時向普隆代本的五百名藏軍發動攻擊。先前川軍和藏軍只在類烏齊寺附近相互對峙,並不敢面對面進攻。西元1917年(民國六年)九月,因類烏齊之藏兵越界刈草,漢藏兩軍戰事復起。呼圖克圖率康軍協助川軍,初得勝。後因藏軍得英械彈支援,川軍漸趨不敵,相繼失陷,最後撤入類烏齊寺。

  期間,諾那呼圖克圖主僕們堅守於一小山丘頂上。呼圖克圖在山丘周圍地上畫了一條線,在線以內念誦真言,並說子彈一顆也打不進來。結果如呼圖克圖所言,任何一顆子彈皆未飛入線內。因此,漢藏激戰時,呼圖克圖穩坐於山丘,時而跳舞,時而靜坐,時而歌唱,做種種瑜伽士行為,無視子彈於周圍穿梭,更不見有絲毫畏懼。

  西元1918年(民國七年)1月,藏軍陷類烏齊,諾那呼圖克圖隨彭部撤走昌都。吉仲仁波切被藏兵所執,徙監達隆寺,1923年圓寂於其處。4月3日,札桑橋失守,昌都城被圍;不久,川軍統領彭日昇率軍降藏。

  期間,諾那呼圖克圖等數人隱藏於昌都靠近瀾滄江邊上的色普巖洞中。呼圖克圖以神變之力將自己的布披單放於水面上,準備乘披單渡江到對岸,但其他人卻無法站在披單上渡江。呼圖克圖便下定決心︰不只求自己活命,願與將士們同生死、共患難,於是留下。24日,噶倫喇嘛抵昌都,呼圖克圖一行人均被藏兵所俘獲。

  諾那呼圖克圖率康軍轉戰數年,身先士卒。所糜兵餉,達國幣千二百萬元,皆自籌,未嘗向川省及北京政府索價分文。民兵傷亡逾七千人,無一怨言。

西康諾那呼圖克圖

九、出走漢地

  昌都噶廈機關任命堪弩和噶仲(噶廈機關的祕書)札西貝熱二人為調查員,自30日始,對呼圖克圖進行審訊。因噶仲和蘇爾材札素有交情,材札又暗中賄賂其一百頭犛牛,故漢藏衝突的各種嚴重罪過,皆強加諸呼圖克圖身上。後呼圖克圖兄長達拉被挖膝骨,送至邊壩縣監禁;弟桑巴受劓刑,送往類烏齊寺監禁。其他從屬人等,劓鼻三十人,刖足四十人,各再鞭打一百,分別流放至昌都地區各宗監禁。因噶倫喇嘛昔日曾受諾那呼圖克圖傳法灌頂,在人前雖不得不表現得視如寇讎,然內心卻不忘對上師之三昧耶戒,故未曾傷害呼圖克圖。

  諾那呼圖克圖被囚禁於昌都監獄一個月後,又被藏軍押解至拉薩受審,曰︰「爾為喇嘛,何乃稱兵犯順,荼毒生靈?」呼圖克圖曰︰「我為喇嘛,爾亦喇嘛。稱兵犯順,荼毒生靈,非爾為耶?既為汝虜,殺即殺耳,何必多言!」時有英人為藏軍參謀,為作調解,勸降之,許以王康。呼圖克圖嚴拒之曰︰「我降豈待今日?」復稱弟子,請傳法,呼圖克圖曰︰「事已至此,唯知念六字大明耳,餘無所知。」1918年5月,呼圖克圖在雪勒崆(噶廈之政務機關)遭鞭笞後,被判處終生監禁,監禁於地牢。牢方四尺,深四丈,上覆大石,中鑿小孔。每日午時,由孔給糌粑少許。地牢陰暗無光,濕氣尤重;穢濁難當,眾苦交迫。諾那呼圖克圖雖遭此折磨,卻仍安居牢中,繫心一境而修持,甚至以神變之力在石壁上留下身影,並高唱「於所顯現無執著,幻身隨處皆無礙」等道歌。又曾三次受奇毒,以呼圖克圖修持「救毒難度母」之力,終得無恙。獄卒們因呼圖克圖之神異示現而生起信心,對其特別關照,監管也鬆緩許多。不久,西藏政府下令嚴禁與呼圖克圖交往,並將其移至朗措倉的監獄。呼圖克圖遂在此為人講經說法、教化開示、卜算祈禳,並把拉薩親友和貴族、商人送來的財物,全都分送給其他犯人。因此,犯人和獄卒們對呼圖克圖皆十分敬重愛戴。

  數年之後,呼圖克圖被置入囚籠,連同所犯罪行的布告,放在雪多仁石碑外的大路上示眾七日;又讓呼圖克圖騎上犛牛,將其流放到隆子宗甲域益卓莊園,移交給莊園頭人雪仲聶隆巴朗喀旺和僧官稱俄秋則二人監管。初始二人對待呼圖克圖如同仇敵,但呼圖克圖修持深厚,示現了各種神變,使其生起信心,並對呼圖克圖極為敬重。因此,呼圖克圖雖身處牢房,卻如坐關房。後來,呼圖克圖名聲逐漸廣大,連此山谷的群眾也生起極大的敬信。當呼圖克圖年紀漸大,即向監管人請求,望能讓他找一靜處閉關修行。獲准後,呼圖克圖即至聖地雜日山的冰雪岩石間閉關修持。

  期間,諾那呼圖克圖的明妃和女兒等家人供養二位覺巴(覺宇派之修行者)一些財物,請求二人前往甲域莊園,詢問呼圖克圖未來去向等問題。一位覺巴帶回呼圖克圖口信︰「你們母子等人,仍安居原處。另一位覺巴留下,等我去漢地時,做我的僕人。」

  一日,在諾那呼圖克圖居處的天空,連續數天出現稀有的虹幕,當地人都看見了。二位監管人特遣差役至呼圖克圖住處查看,發現︰除了呼圖克圖坐墊上的衣服和頭髮之外,什麼也沒有。差役回報後,二位監管人認為呼圖克圖已圓寂化虹而去,即將頭髮等遺物連同呈文一同送至噶廈。噶廈批覆︰「噶熱喇嘛雖虹化,但他是政府和佛教的敵人,故應建一黑塔,以鎮壓其遺物。」由於二位監管人對呼圖克圖具有極大的信心,表面上遵照噶廈命令,修建黑塔,私下卻將呼圖克圖遺物請回供養。

  其實,諾那呼圖克圖並未圓寂,而是由前述的另一位覺巴作隨從,自甲域經不丹,來到了漢地。

  有關諾那呼圖克圖脫困之經過,有多種不同的說法。以上所說,是根據諾那呼圖克圖之女親口所說。此外,還有各種說法︰或說呼圖克圖被第巴府鎮壓在塔下,他從塔下飛走。或說呼圖克圖假裝生病,連續幾天對許多信眾作了有關「無常」的最後遺教,吃下說是最後飲食的聖物後,便停止呼吸,遺體被放進當地山谷的一個岩洞,並用泥石封好洞門;後來進岩洞察看,已不見遺體,而洞中和洞口又未發現任何可疑的跡象,故說他直接去了另一個佛土。

  若依漢地流傳諾那呼圖克圖所親述之傳記︰自呼圖克圖被監禁於拉薩地牢,一日於定中,聞護法告言︰「汝以手掘壁泥,當得出。」呼圖克圖遵教掘壁,不知若干時,撥開一洞,乃於西元1923年(民國十二年)9月13日,由牢逆出,再觀天日。唯衣服毀爛,不能蔽體。如是晝伏宵征,崎嶇崗嶺,乞食為活。呼圖克圖悲天憫人,遇疾輒醫,至尼泊爾,適王女病魔已久,醫藥祈禱均罔效,呼圖克圖咒之立癒。王感留,堅請建寺優養,然呼圖克圖志心內向,王乃供養印幣七百元,令赴印度。

貳、諾那呼圖克圖漢地應化略傳

  西元1924年(民國十三年)3月15日,呼圖克圖由印度孟買,乘海路抵上海,尋隨眾赴普陀,禮觀音聖蹟。後呼圖克圖由上海抵北京,謁蒙藏院總裁,然以言語不通、形服迥異,不納。呼圖克圖乃修感應大法,以「諾那呼圖克圖」之名號,得謁執政段祺瑞,申邊策。段祺瑞乃大為歎服,禮敬有加,受學佛法,並供養千元,允送返康,規復失地。惜執政改組,遽爾中止。呼圖克圖遂留駐北京。

  西元1924年夏,第九世班禪大師由蒙入京,呼圖克圖與班禪相會甚歡。同年,呼圖克圖應中國菩提學會聘任為副會長(會長為班禪大師)。期間,呼圖克圖擇時往赴五臺山,朝禮文殊師利菩薩聖地。

一、諾那呼圖克圖在四川應化要略

  呼圖克圖應川康邊防督辦劉甫澄之請,於西元1926年(民國十五年)12月15日抵重慶。先是劉甫澄之駐京代表李公度,進謁呼圖克圖,談論歡洽,乃函徵劉氏允可,恭請呼圖克圖入川弘法。西元1927年(民國十六年)春,各界籌建和平法會四十九日。自呼圖克圖主法,道場設江合公司之二樓,預禁行人,不可無故往來。一日,在樓頭作法,適有胡女欲登樓窺望;甫至樓門,身被灑酒一滴,立即呻吟幾氣絕,呼圖克圖咒之乃癒。

  法會將畢前,復在浮圖關後亭樓上,設壇誦經;距壇數十丈,築橢圓金剛壇城,高可三尺,寬廣十餘丈,壇城內安設金銀財帛供品及各項法器。一日,忽言壇城內有一女人,囑令即扶出,遲恐不及;既至,則見一女在城內戰慄無人色,喃喃不止。及扶出舁回,經呼圖克圖咒數十分鐘始清醒;詢之,乃某營長之室也。

  1927年冬,各界復恭請呼圖克圖啟建祈禱川康兩省和平法會,呼圖克圖曰︰「為兩省祈禱,乃我至願,惟須大密宗大密法。此法中國只元朝時北京曾修一次,餘均未見未聞。諸君能虔誠大捨,我亦願盡平生所學最高密法,以迴向兩省。」乃定造蓮師像十萬尊、大塔三座、大像三尊。法會中一切事相、曼陀羅、雕塑、彩繪、微妙供養等,均呼圖克圖獨力任之,無不精審。呼圖克圖復獨力修法一百二十日,自是年12月修至翌年4月止。滇黔當局均來電派員參加。作金剛曼陀羅道場,呼圖克圖閉關修金剛法。閉關前一日,電燈局李局長夫婦同女三人,陪呼圖克圖在三樓談話。時近三更,壇內忽發長大吼聲,經數分鐘不斷,群相驚愕。呼圖克圖囑毋懼,並云︰「此乃金剛降臨之威力表顯。」

  法會將畢前,又在浮圖關設金剛壇城誦經,布置亦如前。當抵關時,天朗無翳,即云︰「今晚金剛弟子之母龍女降臨,恐有大風雨。」囑為之備。時至二更,果狂雨驟至。次日有某兵在壇城外,手拈周圍懸掛法器,並穢言褻瀆;忽即狂倒,咒之而癒。且在兩次修法期間,天空常作轟轟如雷非雷之聲;叩其故,乃金剛降臨之徵兆。凡此皆李局長與參加法會人所目睹而能傳述者。

  西元1929年(民國十八年)5月,呼圖克圖在重慶口授第一世蔣貢康楚羅卓泰耶尊者(署名「巔尼雍仲林巴」,義為「二教堅固洲」)所著之《蓮華生大士初十聖蹟功德感應記》。原文為讚頌體,改譯為語體文。

  呼圖克圖在渝前後三年,弘傳無上密法,神異靈驗事蹟不可勝記,僧俗無不敬服,皈依弟子達萬餘人,殆東土密機成熟之殊勝因緣耶!

二、諾那呼圖克圖在南京應化要略

  國民政府成立後,劉甫澄率諸將領,薦呼圖克圖與中央。西元1929年(民國十八年)夏,呼圖克圖返回南京,任蒙藏委員會委員,旋兼任立法院立法委員,並准設南京、重慶、成都、康定四辦事處。商度康政之暇,傳法療疾,戶限為穿。都人士留心邊事者,聞呼圖克圖嫻政知兵,節義自礪,不惜犧牲,擁護中樞;其被毒瀕死,脫險更生,尤為人所難堪,罔不交口讚歎,爭以一謁為快。惟呼圖克圖大智若愚,精華不露,囚首垢面,示同常人,故初見者或以貌失之。久乃知為現時密乘紅、白兩教唯一之領袖,釋迦牟尼佛與蓮花生大士嫡脈相傳之七世轉生活佛,莫不汗淋舌橋,嚮往不置,誠求懺悔,頂禮皈依。

  諾那呼圖克圖,事理一心,無念無住,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平居以苦持戒律,普度眾生為本願。凡求法與求治病者,終日紛至沓來,亦無倦容。隨順眾生,來去無心,而事事無不滿人之願。甚或自身扶病以應病者之求,自備車輛以應病者之苦。其捨己從人、拔苦與樂之慈悲心,非具足大乘者,曷能有此!

  呼圖克圖之初抵京也,曾建議宣統寓津不妥,宜早有以善為安置,惜未採納其議。迨瀋陽失陷,呼圖克圖知日人必挾廢帝東行,乃通電廢帝及平津滿蒙王公喇嘛,勸勿為人利用,電文極其委曲沉痛。廢帝接呼圖克圖通電後,曾在報紙聲明,不為利動。惜呼圖克圖政治權力,只能一紙電文,為國防患未然,無力以堅廢帝心,使其始終不為傀儡。此呼圖克圖見機之明,實有不可思議者。謹錄通電原文如下︰「天津前清遜帝暨各王公,北平、奉、吉、黑、蒙古各王公、各盟旗長、各扎薩克、各活佛喇嘛鈞鑒︰自日本強佔東省,我五族人士,悲憤填膺。全國人民,枕戈待旦。不意倭以迫於公理,不能即遂狼吞,乃欲傀儡我華冑,假復辟獨立之名,實行彼侵吞滿藏之策。竊念吾漢滿蒙回藏五族一家,不特歷史甚深,安危素共,即千百年來,與漢族血統亦久有關係,而彼此佛教之信仰,尤足以維繫吾各族垂危之人心於永久不敝。前清皇室,應順潮流,隆裕太后與遜帝毅然贊助民國,取消帝制。其革命精神,不亞於 先總理;論識力當推先進,論功勞永垂民國。且遜帝少年英俊,學識宏通,各王公多國家柱石,際此外患迫切,甚望團結一致,共挽危難。外侮頻陵,即是內政革新之日。我五族人士,均有維持之責,即均有參預政權之利。換言之,即吾五族優秀人士,均有享受中央政權,並策進國家安定發達之任務。年來外憂內患,形禁勢格。若努力底定之,則大好疆域、錦繡河山,吾五族子孫,得自由居處、自由行使政權,其樂如何!如其被人宰割,呻吟於強權之下,其痛苦有若何?諾那深信吾五族無分裂之理,深信吾國家必能獨立自由,深信我政府必能抵禦強敵。爰奉忱悃,望我滿蒙賢達,本佛教大無畏之精神,立志擁護中央,共濟艱難。若有長策至計,亦望各抒讜論,以奠邦國,曷勝迫望。謹電奉聞。蒙藏委員會委員兼立法院委員西康諾那呼圖克圖印。

  呼圖克圖駐京六年,各省人士皈依受法,及傳授「彌陀大法」,與長壽佛、藥師佛、金剛薩埵、觀世音菩薩、蓮花生大士、馬王金剛、大威德金剛、九金剛、尊勝佛母、白財神、綠度母、咕嚕咕咧佛母諸尊,及無上密宗之大灌頂者,約二萬餘人。

  西元1931年(民國二十年)6至7月,大雨成災,大江南北幾成澤國。呼圖克圖應南京佛教居士林之請,舉行息災護摩。忽狂風數陣,捲雨而上,大雨立止。廖居士足患重跛,呼圖克圖為之口吹手摩數次,並授以密咒,囑其持誦,不十日而痊。李居士患十餘年胃病,飲食艱澀,百醫罔效;總西醫檢驗,胃與五臟已全部下垂,變移部位。呼圖克圖為之咒治三次,宿疾全瘥。章居士夫婦伉儷甚篤,妻忽產亡。章居士誠求呼圖克圖施法,仍圖團圓;呼圖克圖鑒其誠,為之借屍還魂,遂如其願。

  1931年秋,呼圖克圖應南京佛教居士林之恭請,為遏日寇,舉行息災法會,修大白傘蓋佛母法。大居士吳潤江(即呼圖克圖之傳承法嗣——大持明金剛阿闍黎蓮華金剛藏聖者)於此法會中皈依呼圖克圖,法名「貝瑪別炸」,漢譯為「蓮華金剛藏」。西元1932年(民國二十一年)夏,呼圖克圖授大居士吳潤江以金剛阿闍黎位。華藏金剛上師復於呼圖克圖前,發願將寧瑪巴無上密心法普傳於中土,呼圖克圖甚嘉許之。同年冬,呼圖克圖於南京登隆巷駐京辦事處,首次傳授「二十一度母修持法」。翌年春,王家齊居士(金剛阿闍黎蓮華正覺)與何叔達居士,俱由華藏金剛上師引介,皈依呼圖克圖。

  西元1933年(民國二十二年)11月,呼圖克圖囑在京弟子敦請王理成居士來京,翻譯蓮花生大士經傳。蓋此經向無譯本,故內地人氏知普度法王蓮花佛之事蹟者甚少。呼圖克圖知密機將普遍成熟,故譯出此經,為東土廣播因緣。此經由呼圖克圖述意,王理成譯成漢文,計前後四閱月而成。

  西元1933年(民國二十二年)12月,楊、方、陳等居士,鑒於眾生造業日深,未來之災劫日重,誠求呼圖克圖修法息災,減輕劫運。呼圖克圖於12月30日在登隆巷駐京辦事處閉關月餘,修金剛息災祈禱和平大法,並舉行大小息災護摩四五座,感應甚多。西元1934年(民國二十三年)2月,有邯鄲縣老狐,輾轉託人致函呼圖克圖,願率數千眷屬,誠求皈依,期獲正果,情詞懇切。呼圖克圖慈悲普度,囑以神通方便來京皈依。

  呼圖克圖鑒於世界大戰爆發之期不遠,將來科技武器等物殺人之慘,為前所未有,乃於1934年3月4日在登隆巷駐京辦事處,普傳「二十一度母大法」,以免一切災劫,並囑受法弟子,輾轉傳人,冀得普度之效。3月25日應廣東息災法會之請,由京起行,前往傳法。此法會乃由華藏金剛上師於前年夏回廣州時促成,由廣東諸賢籌組迎請代表親至南京恭請呼圖克圖,並由華藏金剛上師、王理成居士、李公烈居士、雍喇嘛等人陪同南下,於廣州多寶路舉辦息災利民法會。抵粵之日,萬人空巷,爭瞻佛光,為未曾有之歡迎盛舉。廣東為菩提達摩初臨之地、不空金剛曾駐之邦,宜其素鍾一乘,因緣殊勝也。

  1934年4月下旬,呼圖克圖應邀至香港修息災護摩。4月25日離港回粵。同年夏,由韓大載居士陪同,呼圖克圖往廬山靜修,並傳「二十一度母修持法」,復親自勘定小天池作為圓寂後塔址。

  呼圖克圖駐京六年期間,足跡遍歷天津、上海、莫干山、杭州、廣州、香港、長沙、武漢、南昌、廬山等處,弘法無數會,皈依受法弟子二萬餘人。每授法開示,必勸發菩提心,嚴持戒律。稟性慈悲謙下,心量寬廣猶如虛空,不念他惡,不排他宗。於他宗派咸稱善哉,每稱達賴學問經濟冠絕群倫,而自稱為最無成者。蓋呼圖克圖三性空寂,謙不自承,所謂「圓融廣博,窮之罔知其際,仰之不得其邊」者也。

  近來人心陷溺,影響世界安危甚鉅,欲圖挽救,必須改革人心;而徹底改革人心之方法,莫若探討佛學之真理。佛法顯、密二乘,固皆足以覺悟、懺悔、求證,自度度他;惟其成就速率之比較,則顯乘如車筏,密宗如飛機。何去何從,十方有情,多行參訪,善自抉擇可也。

三、諾那呼圖克圖在滬杭應化事略

  自九一八事變,東三省失陷,義軍奮起;卒以後援不繼,屢遭挫失,當地民眾所受慘禍甚重。西元1933年(民國二十二年)春,日軍又大舉進侵熱河,朱子橋居士身預其事,目睹慘狀,憬然以悟——此皆眾生所造殺業有以致之,乃聘請呼圖克圖往滬,修息災大法,禳禱和平。呼圖克圖鑒其誠,於國曆4月15日由京赴滬,修「十三輪金剛大法」,道場設閘北世界居士林。閉關修法九日後,忽語準備護摩。護摩之翌日,捷電頻傳,日軍忽而引退——感應之速,如響斯應。法會畢後,耑返南京,處理西康政務。

  未幾,熱河全省失陷,危及平津。乃再聘呼圖克圖於5月4日二次蒞滬修法,以冀消弭平津災劫,道場設閘北聯義善會。又閉關修「火輪金剛大法」,時適有廣東佛教居士多人,由粵來滬求傳法灌頂者,請示出關日期,答以︰「必俟有相當感應,方可出關,日期尚難決定。」十餘日後,忽傳語來滬之廣東居士︰逾三日後,來會灌頂。是時惡訊頻傳,平津岌岌不可終日,一般人均疑為眾生定業難轉,故呼圖克圖只得匆匆出關以完法會。詎知,灌頂之日,「第一次和平協議」之消息,即披露報章,不數日遂成事實。平津竟得轉危為安,謂非法感其可得乎!迨灌頂時,參加法會者,約二百人,座為之滿。前後求法灌頂者,為長壽佛、千手觀音、蓮花生大士、金剛薩埵、尊勝佛母、綠度母六尊。逾數日復傳授「彌陀大法」,受灌頂者,又三百餘人。

  呼圖克圖兩次蒞滬,智悲廣運,於修法傳法外,復行無緣法施。求治病者,日必百餘人。數月來,滬上之茶廛酒市中,均以「某之痼疾,經活佛撫摩而癒;某病垂危,中西醫群皆束手,經活佛施治而痊」等事,資為談料,不一而足。具見法被廣博,深印入眾生心目中。其為同人所目見者︰有某女患子宮病,月常數發;每發痛欲絕,擬延西醫割治。求呼圖克圖課決云︰「割非不可,唯恐難免不再發;如不割,亦並非無法可醫也。」同人遂力聳其當面求醫,呼圖克圖略事加持,未幾,其病若失。乃遍傳同侶,一時求皈依與求治病者,戶為之塞。林居士患心臟病數年,屢醫不效,因見某女癒病之奇,乃誠求施治;甫經加手,立時汗發如雨,精神陡長,數年之慢性夙疾,一時立癒,悲喜交感,遂發心皈依,得受結緣灌頂。此為彰彰在人耳目者。呼圖克圖前後在滬數月,求法求醫者,不能勝數。僅就見問較確者,紀述應化功德於萬一焉。

  1933年5月26日,太虛大師所主持之中國佛學會第三屆第二次評議聯席會議議決,加聘諾那呼圖克圖為名譽會長。6月21日,中國佛學會致呼圖克圖公函曰︰「諾那呼圖克圖貌下︰敬肅者,竊維蜩螗沸羹之現象,皆業報所由釀成;鋒鏑水火之餘生,非法雲奚由庇蔭?夙諗捨身護國,發願度生,因福慧之雙修,遂顯密而一貫,祥輪所至,緇素咸欽!茲經敝會同人,依據會章公共議決,懇仁者為名譽會長。伏祈 金諾!先錫玉音,行見化干戈為玉帛,群欣新世界之景物昭蘇,變煩惱為清涼,全賴大福德之精神感召。謹抒翹企之忱,用伸愛戴之意。恭叩慧祺,仰維朗照不宣!中國佛學會會長,太虛、梅擷雲、謝鑄陳。」6月22日,呼圖克圖覆函云︰「太虛、擷雲、鑄陳會長道鑒︰敬覆者,竊諾那內奔求援,十載於茲。默察佛教之昌明,皆由長老之洪願,慈雲廣布,甘露同沾,無量眾生,得登彼岸,其功德寧有涯涘!此諾那之所以馨香禱祝而膜拜者也!茲奉台函,乃以大會名譽會長相加,自揣學淺法膚,實覺愧不敢受,然思強暴頻凌,災害並至,仁者既本此大悲而洪誓願,諾那又何敢違雅意而外生成,勉發無畏之精神,側襄盛會,群瞻有道之天下,備至嘉祥。區區之心,嚮切此耳!耑肅奉覆,敬叩洪慈!諸維慧照不宣!諾那呼圖克圖。

  1933年7月2日,應中國佛學會恭聘,呼圖克圖就名譽會長職。南京弟子並於是日為呼圖克圖補祝壽誕,並在佛學會舉行長壽佛灌頂大典,參加法會者,約四百餘人。呼圖克圖登堂陞座,說法開示︰「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今日為諸君傳授密法,因緣和合,誠非偶然!《入菩薩行經》云︰『暇樂此身甚難得,今已得成士夫身;不於現在作利益,將來緣何轉正樂?』據此,則應了知暇樂之人身難得,痛念生死無常,深信輪迴因果,勤求解脫而親近善知識也。諸君最初須清淨發心!勤修律儀!視眾生如母,發念恩、報恩等真實自然之決心,以及度脫一切苦惱眾生俱證無上位之平等願,決定執持大菩提心而來聽法。」厥後又應朱子橋及在滬諸居士之請,赴莫干山靜修,隨緣普度。呼圖克圖在莫干山見黑蠅甚多,常為加持說法。臨行前一日,忽有黑蠅數十萬飛集呼圖克圖住房,約經二十餘分鐘後,方行飛散。諒是感受法恩,前來禮謝。當時有以此意叩問者,呼圖克圖僅頷首微笑,亦不明言其故。下山後,又受杭州居士攀留,駐節西湖約十日,求法皈依者亦至眾。

  10月4日返京。同月,楊、趙、方、王諸居士,由平南下皈依,並求「蓮花生大士灌頂大法」。11月17日應南京佛教居士林之請,為由暹羅新請來林之玉質藥師佛開光。到法會者,約二百人。11月22日,又應上海弟子之請,赴滬傳法,旋即回京。西元1935年(民國二十四年)春,呼圖克圖應簡玉階居士之請,至上海弘法。呼圖克圖慈悲普度,有求必應,風塵僕僕,來去無心。頃者,四川、湖南、雲南、貴州各省佛教同人,已數派代表聘請呼圖克圖前往修法息災,殆密法成熟之一大時節因緣歟!

參、古稀振錫宣慰西康,護國弘教圓滿寂滅

  西元1935年(民國二十四年)春,呼圖克圖謁蔣委員長於武漢,申邊策。5月,蔣委員長於成都電召呼圖克圖任「西康宣慰使」,旋即首途西康。8月,呼圖克圖抵康定,召開第一次宣慰大會。11月,紅軍進抵丹巴,呼圖克圖乃進駐道孚,與紅軍對峙。

  西元1936年(民國二十五年)2月,呼圖克圖赴鑪霍,甫七日而道孚失。3月,呼圖克圖退駐普玉隆。4月2日,呼圖克圖進抵瞻化。4月4日夜,紅軍入城,呼圖克圖撤走,途中被頭人巴登所執。4月6日,呼圖克圖及隨員六十餘人,被巴登解送瞻化紅軍。呼圖克圖請以一死,寬免隨員。紅軍連夜偵訊後,於4月6日,令時任宣慰署祕書長之韓大載居士隨侍呼圖克圖。4月16日,紅軍將呼圖克圖解送甘孜。

  1936年4月21日,抵甘孜,由紅軍總部第五局看管。局長王維舟夫婦,待呼圖克圖意善且周。紅軍總部首長朱德指示︰呼圖克圖抗英,紅軍抗日,同屬愛國行為,應予以團結教育,寬善以待。呼圖克圖隨緣度眾,教紅軍幼童學藏文字母,復教唱藏歌,嘗自製奶茶、酥油供眾以為樂。4月27日,德格土司澤旺,以民兵三千,欲救呼圖克圖出險,未成,敗走。

  1936年5月6日,呼圖克圖示疾。5月9日,移錢大家,錢大夫婦篤信佛教,為延醫診治,四事供養,盡力備辦。5月11日,呼圖克圖預知時至,告韓大載居士以明日入寂。5月12日,下午四時許,呼圖克圖忽起,跏趺坐,結定印,深入三昧。錢氏不知呼圖克圖將入圓寂,堅請呼圖克圖臥下,呼圖克圖乃吉祥而臥。五時十分,發現已告脈絕。呼圖克圖遺囑︰一、停屍三日不動,二、遺體火化,三、遺骨送廬山安葬。報請紅軍總部,一一照辦。然吵雜喧嘩之聲,終日不絕,在在妨礙呼圖克圖自在解脫。5月14日,王維舟所請主持荼毘事宜之絨壩寧瑪派喇嘛至,當晚九時為呼圖克圖入斂。身輕軟,縮小如嬰兒,鼻垂紅白菩提二寸許,無屎溺,周身骨節如綿。

  1936年5月15日上午九時,於甘孜南郊建土龕為呼圖克圖荼毘,紅軍代表齊集輓送。火及身,化為五色長虹,縱貫日傍,約二刻而隱。天空現白、紅、藍三色光明,直至下午二時,全身化盡,方始隱沒。四時,爐盡,檢視之,骨上皆現白、紅、藍三色。肉團心燒之不壞,成忿怒金剛佛像,鬚眉畢現,中空,現吽字。脛骨現釋迦佛像,脊骨現綠度母像及其藏文種子字,畫文分明。

  呼圖克圖曾囑停屍三日不動,而自12日傍晚至14日夜晚入斂,僅二日許;至15日早荼毘,亦未足三日,故法體尚餘如嬰兒,未及全部化虹而去。然此亦隨眾生因緣而為示現耳。蓋漢地佛子,未聞化虹之事,多喜舍利之供。故呼圖克圖乃隨此因緣,而為示現也。且觀呼圖克圖生前親自勘定廬山小天池塔址,蓋已預知其事矣!

  1936年5月24日,呼圖克圖靈骨舍利由韓大載居士負護東行。至爐霍,朱德約談三次,乃通令各地紅軍關卡放行。6月16日,出紅軍警戒線,由國民革命軍護送。6月18日,越折多嶺,抵達康定。李抱冰軍長派兵迎護,香花致祭,停靈金剛寺,遺電始得發出。7月7日,國民政府明令褒揚,令曰︰「蒙藏委員會委員、西康建省委員會委員諾那呼圖克圖,覺性圓明,志宏象教,劻襄邊政,尤著精誠。此次,銜命赴康,宣慰民眾,不避艱險,功行彌彰。茲聞深入匪區,舍身衛國。緬懷忠烈,軫悼實深。諾那呼圖克圖,著追贈『普佑法師』名號,給予治喪建塔費五千元。派蒙藏委員會委員長黃慕松,代表致祭。並將生平事蹟存備、宣付史館,用示國家軫念忠勳之至意。此令。」國民政府並於南京致祭,崇德旌功。10月,柏文蔚居士等,與西康諾那呼圖克圖駐京辦事處、西康宣慰使駐京辦事處,聯合於南京玄武湖內,建立諾那呼圖克圖紀念塔及諾那殿。

  西元1937年(民國二十六年)春,廬山諾那塔院動工興建。塔址在廬山小天池,乃呼圖克圖生前親自勘定。江西省遵行政院令,撥出小天池公地七千餘平方公尺,另有梁和甫居士捐出小天池自置房屋八棟。建塔工程由西康貢噶呼圖克圖及韓大載居士共主其事。南京玄武湖塔殿於是年完工,塔內供有呼圖克圖之骨舍利、髮舍利,以及生前所著衣履等物。西元1938年(民國二十七年)夏,廬山小天池諾那塔院完工,含諾那呼圖克圖塔、蓮華生大士殿、及諾那精舍。

西康諾那呼圖克圖

肆、諾那呼圖克圖祈請文

一、諾那呼圖克圖讚頌

韓大載居士撰

瑜伽無二金剛乘 不動實際我皈依 豎窮三世遍十方 一心依止善知識
諾那上師攝三寶 具足諸佛波羅蜜 大樂大明大方便 法爾金剛大總持
三千大千無量界 十方地水火風空 自他一切身口意 從本心願供上師
罪福原來無自性 貪瞋癡等本不生 虛妄分別之所起 住無懺悔而懺悔
無修而修無證證 無度而度攝受盡 上師無邊廣大業 願住大樂而隨喜
無盡法界塵剎海 廣大清淨妙莊嚴 住於不住無量劫 恆轉理趣妙法輪
以此禮讚供養福 請佛住世轉法輪 隨喜懺悔諸善根 願顯有情本來佛

二、祈請 諾那上師速轉世文

韓大載居士撰

唵阿吽

敬以清淨身語意 供養阿打爾嘛尊 法身遍攝阿彌陀 報身莊嚴觀世音
應身教主蓮華生 三身無別接足禮 恭敬頂禮諾那師 具足神通能現證
與蓮華佛等無別 如是無間時哀請 無始以來成正覺 法身本無生滅相
雖云示現於涅槃 亦令我等失依怙 往昔曾於諸佛前 誓願廣度諸有情
蓮師長壽證成處 八葉蓮形白馬岡 往伏野番踞勝跡 精進上師我敬禮
十二年中息緣慮 斗室凝神不假寐 三種瑜伽親覺受 圓滿上師我敬禮
法王復兼國王身 愛民如子民用命 時伏黑處伸正法 大護上師我敬禮
波密不服王庭命 趙使兵屈莫敢先 單騎擒酋眾臣服 威德上師我敬禮
博學執實驚悸死 長年為祟作魔屬 為示本心令悟沒 善慧上師我敬禮
外夷侵凌漸及腹 藏番迷亂受人愚 決志護教兼護國 大雄上師我敬禮
百年庫藏充軍實 況復傷亡七千眾 賴有精誠撼山岳 難行上師我敬禮
抗戰七載少遺策 漢師無能城下盟 見危不苟自投縛 無畏上師我敬禮
對簿莫屈困囹圄 置毒加倫濆血亡 調治怨敵懷慈愍 大力上師我敬禮
六載跼蹐深坑中 寢處矢溺日一食 代眾生苦甘如飴 忍辱上師我敬禮
忽爾示現蛻化容 裹葬三七復抉出 晝伏夜行糧早絕 神化上師我敬禮
尼泊爾國乞士身 為醫王病王敬服 遍禮聖跡姓字沒 密行上師我敬禮
東土有緣師懸記 不請之友作怙恃 法雨繽紛遍南朔 具恩上師我敬禮
蒙古滿州勢衰歇 我教於時漢地行 頻頻傳寄蓮師語 大願上師我敬禮
談說直實眾驚異 翻加禮敬而回心 未曾提及怨者名 大心上師我敬禮
華飾言詞論師境 知見紛紜少寂善 獨透骨髓傳消息 真實上師我敬禮
紅教心肝無人識 剖心置腹教誨之 破例直授摩尼寶 大慈上師我敬禮
五明具足嫻眾藝 生死重病應手癒 願住阿鼻利有情 大悲上師我敬禮
三業清淨纏縛盡 雍容柔善類母嫗 談笑嬉遊孩童相 大喜上師我敬禮
尊貴自居頭陀行 篤實修行為敬師 身心知見供尊宿 大捨上師我敬禮
分別心重經三期 中者數世小即身 最勝剎那成正覺 善演上師我敬禮
性相顯密皆方便 信深行切是第一 一法成就一切法 善調上師我敬禮
注重心地無作行 亦復尊重文字理 乃至孔老賞讚歎 善導上師我敬禮
毘尼如命勤守護 誦咒加持視地行 蟻爭蟲廢巧救扶 淨行上師我敬禮
為法權現宰官身 密籌至計獻至尊 功成默爾不受賞 大空上師我敬禮
有病為國籌邊計 遂忘老病作西征 山高風冷雪滿地 苦忍上師我敬禮
子弟圍繞候起居 旦夕接納不少停 傾座快談真俗事 隨緣上師我敬禮
輕騎出關驅北道 所至眾敵不敢侵 身先士卒忘生死 勇猛上師我敬禮
隨眷屬轉落敵手 威儀進止如平時 不諂不驕不畏縮 自在上師我敬禮
身著敝服口粗糲 耳聞惡聲在陋室 心無分別如山王 不動上師我敬禮
為護資徒且示寂 悠然長往吉祥臥 鼻垂雙珠身輕小 大幻上師我敬禮
彩虹耀空法身顯 心如金剛現報佛 化佛舍利藍紅白 三身上師我敬禮
奇哉畢生嬰眾苦 了達苦本無所苦 入獄成佛欣厭絕 無我上師我敬禮
本跡原是黑文殊 垂現三寂雙融果 真空大樂勝勢行 無貳上師我敬禮
再來此方屢叮囑 法音在耳如貫珠 本誓明炬照昏衢 不空上師我敬禮
釋尊寂化三千載 蓮師他遊又千年 上師擔荷西來意 事業上師我敬禮
濁世剛強難調御 端伏善逝導群迷 慈母難忘獨兒苦 攝受上師我敬禮
我心師心眾生心 師心遍覆一不捨 化身萬億周塵剎 普救上師我敬禮
上師明滿上師法 上師亦是賢聖眾 三寶一味作證明 善來中華我敬禮
中華弟子窮孤陋 饞飲法乳未飽足 至誠勤請具恩師 續轉法輪我敬禮
師德巍巍稱法界 師行廣博難窮述 稱歎不及一毛渧 無垢上師我敬禮
能禮所禮原一體 一體一禮一切禮 法爾無禮無不禮 法爾上師我敬禮